百书楼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漫威世界的御主 >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八章:两仪家(小章)
    沈河对这个刑警有印象。

    也明白他就是调查杀人鬼事件的负责人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,沈河并不打算浪费时间去一趟警察局。

    “没有这个必要。”

    沈河的语气说不上客气,如果不强硬的话,这些警察可不会和你讲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式忽然转过头看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沈河,有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“糟了。”

    秋已大辅嗅了嗅鼻子,面色微变,直接拔出手枪十分警惕的朝着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因为风向忽然往这边刮的缘故,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够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如今天还没完全黑。

    这个杀人鬼的确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吧。”式忽然笑道,“难得遇到个想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沈河宠溺又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之前就听式说过,想杀的人和要杀的人完全不同,如果是两个杀人鬼遇到了,那不需要任何理由,也一定会彼此厮杀的。

    既然式有这个兴致,那么稍稍耽误一点时间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沈河转过身,不紧不慢的朝着血腥味来源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阴暗的巷子。

    渐渐消失的光线,阴暗的墙壁,雨水跌落在水坑的滴答声以及脚踩在地面上的沙沙声,空气中犹如水果腐烂的味道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沈河就好像忽然置身于恐怖电影中。

    不过这点恐怖的效果根本干扰不了他,令他感到不舒服的,是不远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一片血海。

    因为光线阴暗,看起来就好像是在地上和墙壁上涂抹了暗色的油漆,而在血海的中间,有一个人的尸体半靠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以沈河的视力,能够清楚的看见尸体的手脚尽数被切断,变成好像水龙头般的存在不停流淌着红色的液体,这也是杀人现场会看起来如此凄惨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响起了一声好像整个胃都在翻滚的声音。

    来自前面的那个小警察。

    “桑治,去通知警局的人过来封锁现场。”

    秋已大辅还是会照顾下跟着自己的新人,但是在他回过头的时候,猛然吓了一跳般的拔出手枪。

    借助着阴暗的光线和大致的轮廓,他才辨别出了面前两人是谁。

    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两仪小姐。”他握着手枪的手掌有一点点的颤抖,“这个地方很危险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了,因为面对这样的一副惨状,面前的两人却都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这怎么也不像是会惧怕的人。

    沈河甚至拉着两仪式向前走了几步,视线就打量着面前的尸体。

    死者的表情相当的惊恐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一刀致命,而是先在背对凶手逃跑的时候被割掉了膝盖以下的部位,然后再割掉了手,一瞬间大量失血而休克致死的。”沈河已经能大致推断出整个事件的发生。

    凶手在这个地方停留了大约十几分后再沿着墙壁逃离,通过对原著的记忆,他也清楚发生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实在是没什么兴致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也是刑警工作的吗?”秋已大辅收起了手中的手枪,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。”沈河抬起头看了看天空,发现雨已经停了,于是收起了雨伞,看向身边的式,“需要叫贞德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式摇了摇头,“既然没有遇到,就算了,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河也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杀人鬼,在知道了式回来的消息之后,就一定会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可是式的最大仰慕者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秋已大辅听到这样的对话,却一个字都没有再问出来。

    这短短的对话中已经透露了很多信息。

    两仪家的大小姐,似乎也在寻找这个杀人鬼,不过,如果不是团队作案,那么这样一来最少可以否定掉两仪式的杀人鬼嫌疑了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看着两人渐行渐远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拿起了手机,拨通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干也”

    而另外一边的沈河两人在离开了作案现场后,用魔术清除掉身上沾染的鲜血后,打了一辆出租车超着位于郊外的两仪家驶去。

    按照式的说法,她家里虽然是这个小城市的名望家族,但却只限于谁都知道,却不怎么了解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也是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再三确定不需要带什么礼物后,沈河也不再说什么了,安心等待。

    式同样没有再说什么,视线一直看向窗外,那些逝去的记忆,似乎一点点的从脑海中回忆起来。

    她在这座城市呆了十七年。

    从出生一直到沉睡,但是这份记忆,却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雾,远比不上跟在沈河身边这一年来的色彩鲜活。

    “客人,就是这里了。”出租车司机将车辆开到一个通往山上的入口后停下,“再往上,就是私人领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沈河付了车费,牵着式朝着山头上走去。

    周围种了很多的竹林,在月色下显得非常阴暗,的确没有什么大家族的奢华感,反而更像是被荒废的寺庙小路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由木竹建造的建筑面前,都没有什么人出现。

    不过

    “这是结界?”沈河稍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只是很简单的结界,两仪家虽然不以魔术见长,但还是懂得一些。”式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正如她所说的一样,这不过是一个起到警示作用的结界,并没有阻拦的作用,而在他们闯进去之后,原本陷入黑暗的宅子很快变得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“两仪小姐。”一个看起来胡子有些花白的老人小跑了出来,神情有一点点的激动,但最后也只是化为一句话,“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两仪式轻点了下头,然后才好像反应过来了一般,对着沈河介绍道,“砚木秋隆,两仪家的管理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沈河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,因为无论是动画还是中,两仪式的家人都和路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姑爷吧。”这个管家只是看了眼两仪式的装扮以及互相挽着的手,就马上明白了,对着沈河恭敬的弯腰,“姑爷这边请,老爷和夫人也已经醒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