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无双庶子 >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章 走马上任李侍郎
    既然是要借用叶老头的名声,那么第一件事就是要造势。

    李信拜师的日子还没有定下来,这件事就被太康天子到处宣扬,短短一两天功夫,李信要拜师……哦不是,是陈国公要收靖安侯为徒的消息,就已经传遍了朝野。

    这一下,不止是朝堂上,整个京城都在议论这件事。

    一片沸腾。

    李信是因为身份的关系,常常可以见到叶晟,甚至是想见就见,所以他对于叶晟的地位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。

    不管是对于京城的老百姓,还是对于京城的官员来说,叶晟都是传说中的存在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猛老头,当年一个人灭了北周!

    北周啊,占了天下一半疆土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相比较来说,打下了南蜀的李知节虽然同样耀眼,但是比起叶晟来也要逊色的一筹,毕竟从国力上来说,当初的北周是要远远胜过南蜀的。

    因此,这位陈国公被举国上下奉为战神,在整个大晋朝都拥有无与伦比的人气。

    举个很好的例子来说,如今整个大晋,可能有人不知道新即位的天子是谁,叫什么名字,但是绝对不会有人不知道陈国公是谁,大晋上下每个人都知道叶晟的名字。

    叶晟当年的故事,至今还有评书,在各个地方传唱。

    所以叶晟收徒的消息,影响力非常之大。

    这代表了这位大晋战神,有了传承。

    叶晟的长子叶鸣,虽然也是人中龙凤,但是这位叶少保一直没有什么大的战绩,所以人们总觉得差了点意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今天下已经一统,就算叶鸣胜过他父亲十倍,也不可能有叶晟当初的战绩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事情非常轰动。

    轰动到李信去兵部衙门报道的时候,兵部现任的主事人谢隽,对李信非常客气。

    这个谢隽,当初是齐王府的人,也就是四皇子那边的人,后来之所以没有被清算,一方面是因为太康天子并没有大规模秋后算账,而且兵部实在是没人打理,所以仍旧让谢隽这个“老兵部”任兵部左侍郎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留着他,将来好给李信腾位置。

    至于兵部尚书,则是那个在家里大半年没有消息的平南侯李慎。

    兵部的权力架构,是分成四部,分别是武选司,职方司,驾部司,库部司。

    其中武选司掌管评品,选授,武举,调遣等等,这是兵部中最重要的一个职司,等于是武官的“吏部”,也是整个兵部的核心,又叫做“兵部司”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就相对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职方司掌管全国地图堪舆,城防,烽遂等等,驾部司掌管全国马匹,库部司掌管全国兵器。

    四司每一司都有一个郎中作为主官,员外郎作为副手,而左右两个侍郎每人手底下掌管两个职司,最后统归尚书管辖。

    不过李信这个兵部右侍郎许久不在,李慎那个兵部尚书也不在,谢隽这个左侍郎理所应当的统领四司,成为名副其实的兵部尚书。

    现在李信回来了,他就要把权柄交出来一半了。

    这位谢侍郎很是客气。

    他把李信拉到自己的班房,给李信倒了杯茶之后,微笑道:“李侍郎,这大半年时间你在外面不曾回来,尚书大人也称病不出,愚兄一个人在兵部苦苦支撑,好不狼狈,现在李侍郎终于回来了,愚兄也可以长出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他偷偷的看了李信一眼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李侍郎没有在兵部做过事,愚兄的意思是,先把驾部司和库部司交给李侍郎,等李侍郎熟悉了兵部事务,咱们再重新分配,如何?”

    四司当中,数职方司油水最少。

    因为右侍郎地位略低于左侍郎,按照兵部原来的规矩,右侍郎应该是执掌职方司和库部司,左侍郎执掌武选司和驾部司,不过这位谢隽谢侍郎,当年站错了队,不敢跟李信按规矩来,只能小心翼翼的和李信商量。

    李信低头沉吟了片刻,最终开口笑道:“谢侍郎,小弟想要职方司和库部司。”

    坦白来说,谢隽这个人能力还是有的,而且他当初也没有犯什么事,毕竟当时齐王殿下是被先帝封为兵部尚书,这些兵部属官只能跟着齐王殿下做事,多半都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所以,太康天子并没有为难当初的那些齐王党,比如说这位谢侍郎,如今虽然活的小心翼翼了一些,但是毕竟还是在执掌兵部。

    这大半年,他甚至是以左侍郎代行尚书事。

    谢隽诧异的看了李信一眼。

    “李侍郎知道兵部职司么?”

    李信咧嘴笑道:“小弟知道,来之前找人问过了。”

    谢隽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兵部最重要的就是武选司,只要武选司还在他手里,兵部尚书又“缺位”的情况下,他就等于仍旧是以左侍郎代行尚书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李侍郎都清楚,那愚兄这就去安排职方司和库部司的同僚们,来见过李侍郎。”

    李信眯着眼睛,笑得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“多谢谢侍郎照顾。”

    快中午的时候,谢隽带了四个人过来见李信,这四个人分别是职方司的郎中员外郎,还有库部司的郎中和员外郎,至于下面的那些主事之类的,就需要李信自己去认识了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里,最年轻的那个也三十多岁了,大部分都是四十岁出头或者五十岁的官员,见到李信这个毛头小子之后,他们先是愣了愣,然后低头道:“下官等,见过李侍郎。”

    职方司的员外郎,名字叫做钱笙,在四个人当中最年轻,只有三十二岁,同时他也最是会钻营的一个,见到李信之后,他没有称呼侍郎,而是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下官职方司员外郎钱笙,见过侯爷。”

    李信很感兴趣的看了他一眼,走到这个人面前,呵呵一笑:“这里是兵部,不用称呼爵位,叫我李侍郎就是。”

    钱笙低头,声音谄媚:“下官虽然在并不任事,但是一早就听闻了侯爷的丰功伟绩,今番能在侯爷手下做事,是下官莫大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李信呵呵一笑:“钱员外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六部职司里没有员外郎这个职位,但是郎中一个人忙不过来,就只能增设一个副手,所以称呼为员外郎,意思是名额之外。

    这也是“员外”这个称呼的本意。

    李信轻笑道:“李某这大半年回乡办事去了,对于兵部一无所知,有劳钱员外,带我到处看一看?”

    钱笙大喜过望,直接丢下了自己的上司职方司郎中丁淮,走到李信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李信背负双手,跟着钱笙去了。

    留下另外三个官员,愣在原地面面相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