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独家宠婚: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> 章节目录 第830章 谁敢欺负我老婆
    可叉子就在离冯梓云一寸的地方,硬生生的停住。

    叶简汐盯着冯梓云惨白的脸,蓦地收回了手,笑着说,“二婶,你看你,我跟你开玩笑呢,你怎么就当真了?”

    冯梓云心脏狂跳,抱着梁木木,说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刚才叶简汐是真的要拿叉子插在她脸上!

    她都感觉到,叉子划破空气的力道了!

    说什么开玩笑!

    叶简汐这个狠心的女人!

    冯梓云心里恨极,可经过刚才的吓唬,自是不敢把心里想的说出来,脸色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叶简汐坐回自己的椅子上,对摸了摸天佑、天宝的脑袋说,“别怕,妈妈跟二奶奶开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天宝抿了抿粉色的唇瓣,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天佑冷冷的看了一眼冯梓云。

    “妈妈,她欺负你,等下告诉爸爸。”

    天佑清楚的说。

    天宝听天佑说的,歪着脑袋说,“谁欺负妈咪?”

    “她。”

    天佑指着冯梓云。

    冯梓云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家伙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们是不是眼瞎了,明明是叶简汐拿着叉子,差点扎到她脸上,他们竟然还说,是她欺负了叶简汐!

    “坏蛋,不许欺负妈咪!”

    天宝瞪着眼睛,骂冯梓云。

    冯梓云气的嘴都歪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没欺负你们妈妈,是你们妈妈欺负了我奶奶。”

    坐在冯梓云旁边的梁木木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妈咪才不会欺负人,是你奶奶欺负我妈咪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!”

    慕知寒和唐潇潇走进餐厅,便看到梁木木和天宝吵得不可开交,于是问:“怎么了这是?吵架的孩子,可不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冯梓云见到儿子来了,眼睛一红,泪水就涌了出来,“知寒,你来的刚好,刚才我不过跟简汐说了两句话,她就拿叉子要叉我眼睛。因为这个,木木和天宝吵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冯梓云说的可怜。

    梁木木也憋得眼睛通红。

    慕知寒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的母亲,他相信叶简汐不会无缘无故的拿叉子扎母亲,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母亲少不了有责任。尤其是,今天慕家所有人都来了,闹大了,谁的脸上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误会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慕知寒默了片刻说。

    冯梓云一听这话,就知道儿子不会向着自己,心顿时寒了:“我能有什么误会?她是真的想扎死我!你不帮着我也就算了!”

    话说完,冯梓云抱着梁木木起来。

    “木木,我们走,既然都不待见我们,我们还留在这里作甚?”

    唐潇潇见冯梓云要走,忙拉住她,“妈,你别生气,知寒不是那个意思。今儿好不容易大家都聚在一起了,知寒也是想让所有人都开开心心的。”

    冯梓云面色难看的拂开唐潇潇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唐潇潇拦不住,无奈的看向慕知寒。

    慕知寒手搭在她的肩上说,“算了,她要走就让她走吧,省的大家都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把唐潇潇按在椅子上,慕知寒坐在了她旁边。

    “嫂子,对不住了,我妈她是更年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慕知寒抱歉的对叶简汐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她平日里回老宅这边的次数少,被冯梓云欺负的机会也不多。

    倒是可怜了潇潇,本来嫁给知寒,要养着木木和西顾两个不属于自己的孩子,已经够辛苦了,到头来,还要对着冯梓云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知寒不糊涂,没站在冯梓云那边。

    在餐厅里没等多久,慕家其他人都来到了餐厅。

    晚餐开始,有人问起冯梓云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慕知寒推脱说她身体不舒服,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就没再问起。

    结束了晚餐,叶简汐让文清带着天佑、天宝去消食,自己则和慕洛琛去看老太太。

    穿过花廊时,慕洛琛问叶简汐,刚才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叶简汐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清楚,末了道:“我没想真伤害她,只是二婶最近对我越来越看不顺眼。说的那些话都带刺,我不吓唬她一下,她在天佑、天宝说那些话,对小孩子影响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怪你的意思,下次她再针对你,你就直接动手,打伤、打残了,我们慕家这点医药费还出的起。”

    慕洛琛握住叶简汐的手说。

    “打伤、打残,你也不怕知寒找我算账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忍不住乐了。

    慕洛琛说:“怕什么?我老婆谁敢欺负?哪怕是知寒,我也不会让他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眼里的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忽然想起来天宝的事情,叶简汐又把柏原崇跟自己说的那番,复述给他听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这么说?”

    慕洛琛眉尖微锁。

    “嗯,真的。”叶简汐点点头,“阿琛我总觉得,柏原崇不是在吓唬我,天宝长得那么精致,怎么看父母的模样都应该是绝顶出色的。天宝怎么看都不会是一般人家的孩子。你说,天宝的父母会不会还在人世,他们会不会找过来,把天宝带走?”

    叶简汐满心的不安。

    原本,她脾气没那么暴躁的,可最近多事,肚子里的孩子情况不好,如意又和子澈闹矛盾,现在柏原崇又说出那番似是而非的话。

    这让她没办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在冯梓云挑衅的时候,她没能忍住。

    慕洛琛顿了两秒,抬起手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说,“你别胡思乱想,我派人调查过天宝的身世,当初一个月的播报,都没人找上门来,现在会有人找上来?就算是找上来,我们替他们抚养了天宝三年。他们要带走天宝,也得征询我们的意见,而不能强行把天宝带走。要我看,柏原崇跟你说这些话,不过是想让你心神不安罢了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点点头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老太太的房间,吴春熙在给老太太喂东西。

    打从老太太昏迷后,每天都靠着输入营养液来维持生命,但仅靠营养液,人的身体会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所以,徐医生让慕家的人熬一些有营养又容易咽下去的粥,来喂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三婶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接过勺子。

    吴春熙站起来说,“天这么晚了,你们今晚要不要留下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还没回答,慕洛琛先她一步回答。

    吴春熙看了一眼慕洛琛。

    “天佑和天宝的东西都没带来,不方便留下来。我跟简汐,明天一早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慕洛琛解释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不过简汐有身孕,不方便来回折腾,你们明天不用那么早起来,免得简汐动了胎气。至于老太太这边,我会一直陪着老太太,等她醒过来,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三婶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说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春熙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看两人说话说的起兴,慕洛琛默默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到离老太太卧房远一些的地方,慕洛琛把周文达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婉如在澳洲那边的联系电话呢?”

    周文达把手机直接给了慕洛琛,“少爷,你忽然找婉如小姐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一些事情要问她,不过没什么大事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周文达走了,慕洛琛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嘟嘟了几声后接通。

    然后传出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

    “周文达,你告诉我哥,我不要在澳洲这边留着了。你告诉他,我知道错了,我再也不和叶简汐做对了,求求他放我回去,我不要和陆少安这个畜生,再在一起了”

    听这慕婉如的哭诉,慕洛琛握着手机的手,微微的收紧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。

    慕洛琛出声,打断了她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婉如,是我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四个字,像是惊雷一般。

    慕婉如忽然没了音,几秒后,再度传来她迫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,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!哥,我知道错了,我不会再和嫂子做对了,你让我回国内好不好爸没了,妈也疯了,我是你最后的亲人了,你忍心让我这辈子老死在国外吗哥我求求你,陆少安他不是人,他每天都折磨我,对我冷暴力,我对着他一整天,他都不肯跟我说一句话。我若是惹怒了他,他就打我,把我打的遍体鳞伤,三年了我快被他折磨死了哥”

    慕婉如苦苦的哀求。

    慕洛琛握着手机的手,一再的收紧,脸色也变得严肃:“婉如,我问你,你真的不知道天宝父母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那个孩子不是我弄来的,哥,我没有偷别人的孩子。当初我偷换嫂子的孩子,也是陆少安撺掇我的”

    “你让陆少安听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哥,你还没答应我,要不要让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慕婉如不肯把电话交给陆少安,反复的祈求慕洛琛把自己返回去。

    慕洛琛沉默了片刻,把手机挂断。

    澳洲那边,他安排的有人看着婉如和陆少安,不会让她受太多的苦,只不过那边的生活不可能比得上,当初她在慕家的生活。

    至于婉如说的陆少安折磨她,不过是谎话。

    一旦陆少安出手打她,他派去的那些人会立刻阻止她。

    她身上所受的伤,多数是她自残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承认,自己听到婉如哀求自己,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软。

    但这辈子

    他绝不会让婉如再回到中国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,她回来再祸害慕家的人。

    而天宝的事情,婉如说自己不知道是真的,这件事哪怕不是陆少安撺掇她做的,也和陆少安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想要打听出天宝父母的下落,只能从陆少安入手。

    想到陆少安,慕洛琛指尖摩挲着手机,目光越发的冷厉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出神的时候,郭嫂蹬蹬的跑过来,喘着粗气说,“少爷,不好了,两位小少爷和慎行少爷打起来了,现在慎行少爷脸上刮了一道血口子,现在二太太要处罚两位小少爷。”